自拍社交将死,德家7mall电商社交已来


时间:2017-10-09 10:08:25


  再说“自拍社交将死,德家7mall电商社交已来”这个问题之前,先聊聊小明同学最近对微信朋友圈内容的看法变化。

  在不久的过去,也就是两周前,小明还是比较喜欢大家发自拍照,反感微商卖货的。毕竟只要不出意外,发上来的自拍还是能代表当事人的最高颜值的,看一看愉悦身心,顺手再点个小赞,礼尚往来,皆大欢喜。

  但是今天却与过去完全相反,小明更喜欢看朋友圈里的卖货消息,而不太喜欢自拍照了(包括但不限于个人、晒娃、旅游、聚餐等),也就是更喜欢看到(微)电商广告。

  为什么小明会发生这样“有悖常理”的变化?我们从博弈论中的零和游戏理论讲起。

  零和游戏(Zero Sum Game)指代一种游戏(比赛),参赛者分数总和为零,也就是有赢必有输。社会生活有很多情况类似,胜利者的喜悦建立在失败者的痛苦之上。而朋友圈发自拍照,就是一种典型的零和游戏:我在朋友圈里发的东西,别人没有、也没有办法得到,所以我能借这种势差,得到心理满足。我的快乐,建立在别人的羡慕嫉妒恨之上。

  朋友圈里发的自拍,如果是美颜或娃,是炫耀生存能力;如果是奢侈事物,是炫耀狩猎能力。无论是人还是其他动物,无论是在远古还在现在,炫耀这些能力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,可让生物体更好地存活。

  微信产品对人性的把握非常精准,设计上充分满足人的炫耀心理,并依此创造了大量日活。但是零和游戏始终对人有伤害,导致会有人过得不开心,导致有人关掉朋友圈或屏蔽别人(我为了观察生活,从来不屏蔽任何人,我对天发誓)。这就是所谓的自拍社交,虽然大家又爱又恨,但还是填充了很多人没办法变得更有意义的时间,也起到了一定的联络作用。

  好了,说完零和游戏,来说一下正和游戏。

  正和游戏(Positive Sum Game)指的是参与游戏的玩家,所得到的总和要大于失去的总和,甚至没有输家,形成双赢或多赢的局面。社会竞争如此激烈,大家也逐渐认识到利己不一定要建立在损人的基础之上,如果能利用有效的合作方式,还是有可能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  以德家7mall为代表的代理型社群电商,就是一种典型的正和游戏。店主通过分享自己挑选的好货,利用自己的人格背书,在社交网络中销售,从而形成三赢局面:店主得到提成收益,德家7mall平台扩大销售,消费者认可信任关系的口碑传播、买到低价好货。社群电商的传播方式,改变了朋友圈的内容性质,让大家知道:我拥有的,你也可以拥有;你和我都有了同样的好东西,我们的关系因此变得更加紧密。根据需求层次理论,自我实现是最高层次的个人需要。人作为社会中的个体,一直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可,从而在社会网络中定位自己。发自拍集赞是一种方式,把自己身边的好物推荐给他人、从他人的好评中肯定自己也是一种方式,而后者更富建设性。

  所以小明会关注朋友们都在推荐什么好东西,因为他知道,当电商浸入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,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选择和推荐背书、挑选自己认为最值得的东西分享给别人。在交易的过程中,双方能就共同话题展开深入浅出的探讨,获得一种新型的社交体验。

  买买买社交,为每个人铺垫了另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,缔造了一种新型的感情纽带;充分利用每个人的信任关系,同时创造出一种去中心化的商业流量分配模式,赢得商家的青睐。

  这是我对社群电商的一点粗浅理解,也是我对电商社交的看好之处。

  不过,从最开始卖面膜式的原始微商,到现在贝店云集的自由选品社群电商,电商社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电商,都需要解决人货场三大问题,而其中最关键的是选品和货物质量。

  德家7mall的货品全部是自营采购,供应链也是自己负责,质量基本没有问题。选品的难度在于,如果是大众爆款,虽然能保证GMV,但对社交的帮助不大;如果选品足够丰富,

  覆盖足够多的消费场景,店主也就能充分发挥推荐作用,达成售卖目标,从而获得更好的社交体验。

  一句话,销售还是要解决 Product Market Fit;好的消费,可以让顾客变得更好。
   德家7mall正在瓦解传统的中心导流商业模式,我更看好能充分覆盖庞大消费场景的裂变式社群电商,既然社交是人类孜孜不倦的追求,就让社交来踢进社群电商的这临门一脚。